臺灣高等法院裁判書 -- 刑事類

【裁判字號】93 , 矚上更(一) , 2
【裁判日期】941129
【裁判案由】詐欺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93年度矚上更(一)字第2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宋七力 
 選任辯護人 鄭錦堂律師
       林永頌律師
       黃韋齊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鄭振冬 
 選任辯護人 李保祿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詐欺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85年度訴字第23
29號,中華民國86年10月3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85年度偵字第22552號、第22666號、第22667號
、第22668號、第23335號、第23611號、第23837號、第24818號
、第26345號、第27136號)提起上訴,判決後,經最高法院第1
次發回更審,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宋七力、鄭振冬部分撤銷。
宋七力、鄭振冬均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
  抭Q告宋七力(原名宋乾琳)、鄭振冬於民國71年至74年間,
    均曾犯有多次違反票據法等前科,宋七力最重經法院判處有
    期徒刑3年5月、鄭振冬亦經判處有期徒刑多年,二人於執行
    中,在臺灣臺北監獄相識,宋七力於獄中偶讀學者熊十力所
    著有關天人合一學說方面之哲學著作,竟與鄭振冬萌思歹念
    ,欲出獄後藉此詐財。嗣因票據法廢除刑罰,其二人於76年
    7月1日倖獲免刑,出獄後二人失業落魄,竟異想天開,共同
    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由宋七力倣效熊十力之名,對外宣
    稱其天生具有「天眼力」、「天耳力」、「天鼻力」、「他
    心力」、「如意力」、「神足力」、「漏盡力」等七種神通
    ,簡稱「七力」,後即改名為宋七力,鄭振冬則以宋七力之
    大弟子自居,四處招搖撞騙;七十七年間,宋七力、鄭振冬
    二人認識擅於攝影技術之羅正弘(原審判決後死亡)後,即
    請羅正弘以多重曝光之攝影技巧,為宋七力拍攝所謂「虛空
    分身顯相」及「身體發光」之照片,其等持之詐稱宋七力具
    有發光、分身神功,在新竹縣一帶利用宗教迷信行騙,且均
    以此為常業,詐使當地人士盲信出錢供奉宋七力,所得則由
    其等朋分花用。
  邡78年至79年間,宋七力與鄭振冬見聲勢漸隆,遂轉進都市
    地區發展,首○○○市○○○路、忠孝東路之「鄉下人茶藝
    館」、「養心茶藝館」等地,講述所謂天人合一學說,揉和
    神怪玄秘及宗教迷信,開設所謂「光明班」、「執著班」,
    宋七力進而吸收張乃仁、陳美娟、洪瀛霖、廖清信、劉芳民
    、邱煥堂、劉膺恭、吳萬全、范新朋(以上人員均經判決無
    罪確定)、李兆勳(經原審判決後死亡)等人與之附合,由
    劉芳民以其報社及雜誌社任職之關係,於79年3月25日、4月
    1日之自立早報第12版及4月16日之自立晚報第4版,以整版
    刊載所謂「超能系列報導-宇宙光與宋七力」、「宇宙光降
    臨-宋七力大顯神功」之系列專文,引用羅正弘所拍攝之宋
    七力發光、分身顯相之照片多幀,並以文字說明所引用之照
    片均係當場實拍,且經記者印證云云;其中廖清信更以其研
    究所碩士及銀行副理之身分,撰述「幸遇宇宙光」一文,以
    使人相信宋七力之神蹟;其等又自79年4月份起,在數期時
    代雜誌上,連續刊載「宇宙光的不可思議系列」、「宋七力
    光身的驚人奇蹟系列」,專文報導介紹宋七力之特異神功,
    推崇宋七力具有源自宇宙光體之神通力,以此炫惑世人,招
    攬信徒加入供奉。79年11月間,其等○○○市○○路29號11
    樓,成立「中國天人合一境界學術研究協會」(下稱天人合
    一協會),邱煥堂、劉芳民均任副會長,廖清信、劉膺恭分
    任理監事等職,以協會團體有組織性廣收信徒入會,藉以騙
    取會員之入會費及供養金。其等又成立「養心文化事業股份
    有限公司」(下稱養心公司),開始出版以詐稱宋七力具有
    神功為內容之書籍,由劉芳民、邱煥堂等人負責實際編輯,
    再以高價販售,誘使信徒出資購買,以牟此不法厚利,兼以
    書中之照片、文字洗腦信徒之思想,使之盲崇宋七力,進而
    出錢供奉;79年12月7日,該協會首以筆名宋七力著作之「
    宋七力天人合一境界實證」一書(簡稱天書),訂價為新台
    幣(下同)7,000元,實際售價高達2萬元以上,書中大量引
    用羅正弘所拍攝之分身、發光合成照片,多達1,643張,該
    書出售8百多本,得款約1,600萬元以上。
  妎鄔80年間,宋七力與鄭振冬因分贓不均而生間隙,張乃仁
    等人遂遊說宋七力另立門戶,先由廖清信、張乃仁承○○○
    市○○區○○路3段75巷24弄49號紫竹園別墅,供宋七力作
    為講道居住之別館;陳美娟並介紹其女徐佳莉認識宋七力,
    宋七力則對外誑稱徐佳莉為首先得道之「金十方普賢菩薩」
    ,安排徐佳莉居住該處,亦接受供養;80年6月間,張乃仁
    又將協會暫遷○○○市○○○路○段233之5號3樓經營,先改
    名為「光身宋七力協會」,由范新朋擔任執行人,張乃仁並
    以其妻徐秋花為會長,洪瀛霖、李兆勳、劉膺恭、張乃仁、
    陳美娟、廖清信等人分任理監事,劉芳民、邱煥堂分任正副
    秘書長,負責籌備事宜,惟因「光身」一詞不雅,又決議定
    名為「中國宋七力顯相協會」(下稱顯相協會),張乃仁並
    提供其所有,座落○○○市○○街99號之土地,出租予協會
    興建「宋七力顯相紀念館」,作為協會營運之場所,並於81
    年初正式遷入,張乃仁擔任首屆會長。顯相協會成立後,除
    向盲信宋七力之入會會員騙取會費每人7,000元外,每年會
    員須再繳付常年費2,400元予協會;張乃仁又指示廖清信向
    羅正弘大量蒐購宋七力分身、發光之合成假照片,除供協會
    使用外,並供廖清信等人著書引用,騙使外界相信宋七力確
    有神通而出資購買其書,或信之而加入協會,藉資牟取厚利
    ;81年初,先由廖清信著作「宋七力思想(初級篇)」一書
    ,定價1千元,書中除以問答方式介紹所謂「宋七力思想」
    ,並引用羅正弘拍攝之分身、發光合成假照片170張,以印
    證宋七力之靈異神通;82年1月7日,陳美娟、吳萬全再著作
    出版「光經」、「宋七力分身」二書,前者定價5千元,後
    者定價2千元,均交由顯相協會發行販售,顯相協會另又成
    立「七力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七力公司),以洪
    瀛霖為負責人,陳美娟並與七力公司約定,陳美娟除著書可
    得權利金150萬元,另賣書所得七成全屬陳美娟,一成半歸
    顯相協會,作為行銷費用,餘則歸七力公司,由七力公司開
    立賣書發票;張乃仁並對信徒騙稱陳美娟所著「光經」一書
    ,係由「半文盲之歐巴桑」感受宋七力之神力所作,以彰顯
    宋七力之神奇;宋七力、張乃仁等人又於顯相協會中,向信
    徒騙稱:如蒙宋七力本尊放光,死後即能燒出舍利,故凡誠
    心禮拜宋七力者,其親朋好友不論信與不信,都能分化舍利
    云云,並在協會大廳中懸掛由吳萬全等人指導義工以不明方
    法撿拾遺骨製成,交由邱煥堂拍攝之所謂「舍利子」照片多
    幀,用以欺惑信徒。其等並於宋七力之講道之聚會中,由宋
    七力假藉施展所謂神通力,與張乃仁、鄭振冬、廖清信、劉
    膺恭、孫坤北、許瑞峰等人串通,假裝遭宋七力施法定身而
    無法動彈,表演所謂「定身術」、「拔花不起」、「舌齒相
    爭」等技倆,以取信在場之會員,騙使會員更加盲崇宋七力
    具有神功,敬宋七力如神明,紛紛跪拜解囊捐輸,出資供奉
    。
  禸82年11月顯相協會改選,由洪瀛霖繼任顯相協會會長,除
    續向會員詐取入會費及常年會費,並接續向會員詐取捐款外
    ,洪瀛霖另發行讚頌宋七力之錄影帶「宋七力放光照明」交
    由協會販售,其則按月支領權利金。84年6月間,其會員游
    芳枝(已經判決無罪確定)見協會售書有利可圖,乃基於犯
    意之聯絡,與洪瀛霖商議發行「宇宙光明體」一書,內容大
    量引用羅正弘所拍攝之宋七力分身、發光合成照片,配合讚
    譽之文章,詐稱宋七力確有神通力,該書係由協會劉芳民等
    人實際負責編印,游芳枝則任總編輯,首版印製5千本,游
    芳枝與宋七力及會長洪瀛霖等人約定,書籍由游芳枝自行印
    製,顯相協會代為銷售,賣書所得扣除印刷成本,餘款約7
    百餘萬元全部歸游芳枝所得,至於編輯、經銷、人事費用則
    由協會自行負擔。游芳枝遂於84年6月16日,與沈氏藝術印
    刷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沈氏公司)訂立印製合約書,印製費
    共2,765,125元,由游芳枝交付面額765,000元,發票日84年
    6月30日,76萬5千元,發票日同年8月1日,及1,235,125元
    ,發票日同年9月18日之支票3紙予沈氏公司,顯相協會則於
    84年9月20日前,分5筆撥付3,034,000元予游芳枝,供其支
    付印書費用。85年2月9日再給付其304,000元,85年6月10日
    給付其196,000元,迄85年8月31日止,顯相協會銷售「宇宙
    光明體」1,629本,書款共計3,258,000元,惟游芳枝合計自
    協會已支領3,534,000元。另游芳枝為隱匿上開收入,商請
    沈氏公司將上開印書費用之發票金額2,773,000元(折讓7,8
    57元)開立2張列「新文化基金會」及昌華文化事業股份有
    限公司(下稱昌華公司)買受人,金額分別為773,000元、2
    百萬元,供之列為進項成本作帳,昌華公司則僅開出584張
    (每張2,000元)共計1,168,000元之發票,交由游芳枝放置
    於顯相協會,作為銷貨收入憑證(漏稅部分,由稅捐機關處
    理)。
  宋七力等人於前述詐騙期間,假藉宋七力之神通為名,以供
    養、捐獻、收取會費及販賣書籍、錄音帶、照片等手段,向
    信徒詐取金錢財物無數,除協會藉收取會費、捐款、賣書所
    得詐取之金額不計外,僅宋七力個人自信徒中詐欺所得供養
    之金錢,即以億元計,而其所得均供其至新加坡舞廳、大富
    豪、富爺酒店等聲色場所、購買名車、出國玩樂、購買鑽戒
    名錶贈送國外女友,花用殆盡。另可稽者,有新竹縣竹東鎮
    之信徒劉河潤,因受鄭振冬、洪瀛霖、許瑞峰等人之欺詐,
    於83年7月間,捐贈坐落於○○縣○○鄉○○○段之土地10
    筆,面積約2甲餘,在顯相協會內將權狀交付予會長洪瀛霖
    ,供奉宋七力,以興建所謂「宋七力顯相紀念園」,由李兆
    勳在竹北地區募款負責興建事宜;另於81年間,信徒蔡德洋
    受廖清信引介至協會後,經會長張乃仁等人遊說,陸續花費
    購書及捐款供奉,支出約70餘萬元;又自84年5月20日至85
    年9月26日之間,邱煥堂以其設於彰化銀行大直分行之帳戶
    ,為宋七力存提之供養金支票10筆,合計金額即多達1,247
    萬元。
    因認被告宋七力、鄭振冬共犯刑法第340條之常業詐欺罪嫌
    。
二、公訴人認被告宋七力、鄭振冬涉犯刑法第340條之常業詐欺
    罪嫌,無非以:抭Q告宋七力、鄭振冬、羅正弘於偵訊中供
   承以合成照片假創神蹟行詐。佼Q告等人成立「天人合一協
    會」、「養心公司」、「光身宋七力協會」、「宋七力顯相
    協會」、「七力公司」,宋七力發光、分身神通之文字、合
    成照片及影像為內容,出版「天書」、「宋七力思想初級篇
    」、「光經」、「宋七力分身」、「宇宙光明體」等書,及
    「宋七力放光照明」錄影帶,販售牟利,招募信徒,洗腦思
    想,日久產生幻覺,誤信宋七力確有神通,進而捐款供奉,
    共同詐財。奀i乃仁、劉膺恭、廖清信、孫坤北、許瑞峰等
    人與宋七力串通,表演所謂「定身術」等,並攝製成錄影帶
    ,欺罔信徒,進而入會、捐款供養。禸騝|信徒竟有2百餘
    人或家屬死後撿出所謂「舍利」,且每人可自骨灰中撿出數
    萬顆舍利,有違常理,又觀其所拍攝舍利照片,外形竟有如
    卵石狀、彈珠狀、玻璃狀,顏色五彩皆有,明顯不實,又如
    何判定、撿拾舍利竟謂不知,且處理撿拾舍利過程草率,顯
    見所謂舍利並非真實,而係用以欺罔信徒。被告宋七力係
    一介凡人,並無神通,如無被告鄭振冬與之唱和,羅正弘利
    用攝影技術製作合成照片,假充神蹟,及張乃仁、洪瀛霖、
    劉芳民、劉膺恭、廖清信、邱煥堂、陳美娟、范新朋、吳萬
    全、游芳枝、楊振志、孫坤北、許瑞峰等人之附從,組織經
    營協會,招募會員,出版專書,豈能持續發展。レ傅蒗菬
    會會員資料、帳冊、財務報表、會議紀錄、相片、底片、書
    籍、錄影帶、合成照片及七力公司之帳冊、紅包袋、出版契
    約書、委託流通合約書等扣案可證等。為其論據。
三、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事實之認定,
    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
    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參照最高法院40
    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
    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
    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再按刑法詐欺罪之成立,以意
    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
    之物交付為要件,所謂以詐術使人交付,必須被詐欺人因其
    詐術而陷於錯誤,若其所用方法不能認為詐術,亦不致使人
    陷於錯誤,即不構成該罪(最高法院46年台上字第260號判
    例參照)。
四、訊據被告宋七力、鄭振冬均否認有詐欺犯行。被告宋七力辯
    稱:並無詐欺意圖,未曾向他人索取金錢,是信徒自願奉獻
    ,他多次退還,但信徒皆堅持奉獻,羅正弘從76年間開始拍
    其照片,照片有部份是真的,只是表達儒家精神,而不是怪
    力亂神。信徒之供養金,自己使用,隨心用,部份用在房屋
    裝潢,從未替人加持、放光或開天眼。關於分身顯相照片是
    真的,如同人類做夢一樣,是自己自然流露出來,警訊自白
    係受疲勞訊問所致,非出於任意性等語。被告鄭振冬辯稱:
    與被告宋七力只在監獄中認識約1個月,初見面時,便被他
    吸引,非常尊敬他,找宋七力是修道,絕無與宋七力詐欺他
    人或自稱是宋七力的大弟子,都是朋友來找我修道,活動是
    他們要求我去的。天人合一協會是我出書賺錢,關於協會經
    費運作之事完全不知。警訊自白受脅迫非法訊問,非出於任
    意性等語。
五、本院審理結果,認為尚無從證明被告宋七力、鄭振冬之行為
    ,已合於刑法常業詐欺罪之要件,理由如下:
  怚赫蛈酗j量所謂「分身」、「顯相」照片,及大量引用「分
    身」、「顯相」照片出版之「天書」、「宋七力思想初級篇
    」、「光經」、「宋七力分身」、「宇宙光明體」等書,扣
    案可稽,該扣案照片及書中所附照片之所謂分身、發光及顯
    相照片,經警方鑑驗結果認為確有修剪及重複曝光情形(有
    該鑑驗資料附於85年度偵字第22667號卷第42頁可參);另
    羅正弘81年8月20日向內政部為著作權登記時,所提出之宋
    七力「眉心發光」等7件照片,經內政部送學術專業機構鑑
    定,亦經認均係經由美工設計方式重覆拍攝而成,非由自然
    現象拍攝而成:如「眉心發光」,係底稿為一張人像照片,
    翻拍時疊拍他張有光斑及有米字光輝之照片而成。「金地」
    ,係以人像與光環剪貼合成,再用錫箔紙做效果,外加光斑
    疊拍製成。「神龍吐珠」,底稿為客廳內之人像照片,再疊
    拍龍型圖紋及發光之米字紋,疊拍後照片再翻拍一次而成。
    「三味真火」,係以一張有藍綠色波光紋之底稿,在其上重
    覆拍攝剪貼之人像效果,在畫面不同的區域疊拍七次而成。
    「眉心光與神龍」,則為客廳人像疊龍紋、半圓光斑及弧形
    光斑,重覆曝光之翻拍效果。「神龍」,則係以一張人像與
    一張龍紋圖片重覆曝光而成再翻拍一次。「虛空顯相」,則
    以有雲彩之風景照片,疊拍四次而成。惟並未明認該等照片
    係經偽造而成(有內政部86年4月9日台86內著字第8604541
    號覆函在卷可參,附於原審卷六第5頁以下);專家證人即
    前臺灣省攝影協會理事長翁庭華於本院前審證稱:「眉心發
    光」照片可用剪貼、修整、翻拍、疊放、合成、多重曝光表
    現,扣案之幻燈照片是翻拍的,應該是可以以剪貼、翻拍作
    出照片,製作過程伊不清楚,如依正常攝影方法可以作到,
    相機是透過光的反射可以製作很多幻影出來,很多攝影者都
    可作出來,手法有點類似,影像如何呈現,伊不便說,這些
    照片手法類似,鏡頭如直接對著強光就會產生光暈... 因攝
    影後續製作方法非常多,伊不能說這一張一定是這樣,有可
    能是用那些方法來完成等語(見本院上訴審卷十六第220頁
    、第227頁筆錄);專家證人即中央警察大學鑑識科學系主
    任林茂雄於本院前審證稱:「眉心發光」、「宇宙光明體」
    書內之照片、當庭所播放之幻燈照片,應該是以攝影技巧、
    暗房之技術可以製做出來,這些照片、幻燈片之焦距都不是
    很清楚,應該比較傾向於合成技巧所製作出來之成品較合理
    ,宇宙光明體書內張乃仁這張照片,應該是兩張拍的負片,
    可以在暗房裡洗出一張照片,伊個人較傾向於合成製作出這
    樣照片... 「眉心發光」這張照片有模糊之邊緣線,是重複
    曝光,兩張負片合成的,沒有接合線之問題,應該是合成照
    片... 「寶石上有人物」、「寶石和人物在天空」是合成照
    片,有光暈之照片,不必合成亦可拍成,合成亦可拍出,用
    特殊效果鏡片即可照出... 我認為沒有人可以證明這些照片
    不是合成的,沒有人可以反對是合成的,我可以確定不是一
    次拍成等語(見本院上訴卷十六第232至第237頁筆錄),即
    依兩位專家證人所證述,固亦均認扣案之「眉心發光」等照
    片及所謂「分身」照片等,均可利用攝影之技巧方法及暗房
    技術製成,渠等亦可利用攝影方法技巧製作出來。另據羅正
    弘於原審亦供承照片是合成的等語(原審卷四第43頁)。綜
    合以上所述,本件應足認羅正弘所拍攝之所謂「分身」、「
    顯相」照片,有部分係出於合成。惟所要審究者為被告宋七
    力、鄭振冬是否以此向信徒騙取財物,亦即以合成之「分身
    」「顯相」照片為真而彰顯其神蹟,使人陷於錯誤而交付財
    物,即交付財物與出示合成照片間有無因果關係。
  佼Q告宋七力、鄭振冬、羅正弘固曾於警訊偵訊中供承以合成
    照片假創神蹟行詐之情事;惟羅正弘已過逝,無從再加查證
    ,而宋七力及鄭振冬均辯稱渠等於警偵訊中上開供述,係經
    疲勞、誘導及脅迫訊問而為,否認自白之任意性。辯護人於
    本院聲請勘驗警訊錄音帶內容,以證明被告之自白係以不正
    當方法取得。惟據承辦本案之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
    隊分別於94年4月21日及94年11月9日函復本院以本件並未全
    程錄音、錄影,有上開函件在卷可稽(本院更審卷二第318
    頁、卷四第228-1頁),而證人即警員呂俊雄、藍碧旗、張
    展評、卓裕閔(更名為卓昱峰)於本院審理中亦到庭證稱未
    錄音、錄影,並否認有何疲勞訊問或脅迫訊問等情。按刑事
    訴訟法第100條之1、第100條之2訊問被告應全程錄音,必要
    時並應全程錄影之規定,係於86年12月19日增訂公布。而本
    件警訊時間為85年10月間,因此未全程錄音、錄影,尚不得
    指為違法,亦不得據此而否認被告之自白非出於任意性。另
    查被告鄭振冬雖稱其於85年10月12日被警員非法逮捕,警訊
    筆錄無證據能力云云,雖證人陳進國、黃馮梅妹、葉惠玉於
    本院審理中均證稱渠等與鄭振冬於85年10月12日下午至臺北
    市刑事警察大隊前為宋七力申冤,見鄭振冬被抓進警局等情
    ,惟據陳進國稱兩人拉鄭振冬進去,沒有硬扯鄭也沒有反抗
    ,就被帶進去。馮黃梅妹稱我只知道拉進去,有無抗拒我不
    知道等語(以上見本院更審卷四第7至14頁),另參之被告
    鄭振冬於85年10月12日警訊中稱「我今日來證明宋七力詐欺
    案的清白,及照片是真的而到貴隊」等情(見85年度偵字第
    22667號卷第3頁背面)。查被告鄭振冬既係為聲援被告宋七
    力而到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則進入辦公室內說
    明應合於其本意,其應無抗拒之理,警員亦不必出於強制逮
    捕之方式,從而尚難認被告鄭振冬係被非法逮捕而製作警訊
    筆錄,本件尚難認被告宋七力及鄭振冬於警訊之自白係非出
    於任意。惟應審究者為其二人於警訊中不利於己之自白是否
    與事實相符,而得為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
  妘Q告宋七力雖於警訊及檢察官初訊時曾自白定身術是假的是
    與張乃仁間之默契,是事前串通套招表演云云(見85年偵字
    第22668號卷第8頁、第20頁筆錄),然除張乃仁於本院改稱
    係被催眠而遭定身外,其餘廖清信、劉膺恭、許瑞峰、孫坤
    北等人均堅稱參與宋七力定身加持,確有感應,並非串通表
    演等語,且張乃仁於本院亦稱並非出於串通表演。此外並無
    積極證據足以證明渠等確有串通表演之情事,而其等在加持
    錄影帶所作之定身、下跪等動作,是否為自我心理暗示?自
    我催眠?於團體壓力下所作?或真有感應所為不自覺之動作
    ?均有其可能性,自不得以其等曾於團體中有受定身或有下
    跪等動作,即憑以指渠等有借串通表演詐取他人財物之行為
    。
  犮t查,「舍利」在宗教上,係因依附在信徒對修行有成之大
    師的景仰心態下,被廣泛地崇敬著,甚或有認為舍利會無中
    生有、會無性生殖、具有靈性、可超度亡魂、具有色彩會發
    光等現象,臺灣近年來復有高僧圓寂火化後得舍利,如民國
    46年之章嘉大師,74年之廣欽老和尚,甚或有全身舍利,如
    48年之慈航法師,72年之瀛妙和尚(以上見洪宏著「舍利子
    ,是什麼」,橡樹林出版90年11月版第25頁至第31頁、第94
    頁至第103頁),其形成之原因則眾說紛云,無從以科學實
    證,亦繫乎「信」與「不信」,信者崇敬之,不信者視為骨
    灰,公訴人以被告等人撿拾處理舍利過程草率、違背常理,
    而認舍利並非實,係被告用以欺罔信徒云云,尚乏依據。
  查江正、陳江麗花、劉河潤、程營箴、蔡德洋、黃木麟、許
    淑娟等人固於警訊指陳被告等人詐騙致其等加入協會,或買
    照片、書籍,或捐土地、金錢供養宋七力,或其配偶、家人
    因受宋七力影響而有精神異常或交付錢財,或交家人骨灰予
    協會撿拾舍利另購器皿置放舍利云云。然查其等之指述尚不
    能確切證明被告有詐欺之行為:
    荍i訴人江正指稱:因購土地發生靈異現象,無法處理,於
      84年初經朋友介紹至顯相協會,而認識洪瀛霖,洪瀛霖於
      安排其與被告宋七力見面,曾向其索取引見費2百萬元,
      及要求其以高價購買錄影帶、照片,並向其提出見宋七力
      要再付至少1千萬元加持費,其於85年9月27日中午,當場
      交付面額1千萬元之本票予宋七力而受騙等情。但查,告
      訴人江正對被告宋七力之供養情況及交涉經過均有錄影存
      證,但對所指洪瀛霖索取引見費部份並未存有記錄,對此
      部份,復無其他證據足以佐證告訴人所為指述,而所扣得
      顯相協會之帳冊資料及被告洪瀛霖個人帳戶資料,並無此
      筆款項之進出,故自不能僅告訴人之指述,而認其給付洪
      瀛霖200萬元(洪瀛霖已經判決無罪確定),且縱江正確
      有支付200萬元予洪瀛霖,亦無任何證據足以證明洪贏霖
      係受被告宋七力之指使,或兩人有共同之意思聯絡而收受
      之。因此自不能據此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至江正交付1
      千萬元本票一節,被告宋七力固不否認江正當天有交付1
      紙本票,並有本票影本在卷可查(本院更審卷三第237頁
      ),惟稱「當天慶祝我生日,我也不知紅包裡有1千萬元
      ,紅包只寫一個壽字,我與他聊天是因他是會員,此事信
      則靈」等語(原審卷六第209頁背面)。查江正於原審亦
      證稱係經洪瀛霖安排見宋七力,且需給付1千萬元加持費
      ,其即於見面後,交付上開本票等語(原審卷五第183至
      188頁、卷六第209頁),而江正係如何欲見被告宋七力及
      經洪瀛霖聯絡後,始與被告宋七力見面,並帶著朋友及攝
      影機同往,並交付本票等情,亦據洪瀛霖於本院審理中證
      述甚詳(本院更審卷四第14至17頁),姑不論上開本票並
      未經兌現提領及被告宋七力另稱第二天要還本票,但江正
      掛電話及於本院辯稱係江正以此本票設計誣陷等情,是否
      屬實,惟衡之江正交付本票,係因有無法解決之靈異現象
      ,欲見宋七力而給付。其是否面見被告宋七力及交付1 千
      萬元本票,應屬江正之價值判斷問題,並無證據證明被告
      宋七力有對之施用詐術,而使其交付財物,故亦不能執此
      而認被告詐欺取財。且本件起訴書亦未認此部分為被告之
      犯罪事實,而江正經本院傳訊均未到庭,惟此部分事實已
      明,核亦無再傳訊作證之必要,附此敘明。
    珜祕融R花雖於警訊中指稱受被告宋七力詐騙1千萬元左右
      等情,惟其於警訊即陳稱其對被詐騙的過程,一時無法很
      清楚提供警方云云。然經原審及本院傳訊,均未到庭,於
      原審具狀稱不敢公然露面(原審卷五第191、192頁),於
      94年10月24日、94年11月8日具狀本院稱因精神記憶大不
      如前,對往事已不復記憶,無法到庭說明等,是亦無再傳
      訊之必要。惟參之其警訊所指,已難具體明確認被告宋七
      力及鄭振冬有詐欺取財之犯行,再參之陳江麗花原係顯相
      協會會員,並擔任協會義工,然曾因侵占顯相協會會員之
      捐款,經原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10月,復經本院判決
      上訴駁回確定,亦有本院85年度上易字第4319號判決附卷
      可稽,則其與顯相協會不免有怨隙,則其所指是否屬實可
      信,亦非無疑,是尚難以陳江麗花於警訊中空泛之指述,
      而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且檢察官起訴時,亦未將此部分
      作為被告之犯罪事實,亦附此敘明。
    捊B河潤於本院前審證稱:伊有聽到(宋七力)分身之聲音
      叫伊吃飯、休息,並未看到本人,伊女兒告訴他那是分身
      ,土地是伊自己主動供給宋七力,直接拿去協會給宋七力
      ,並未透過別人,警訊並未說被宋七力所騙,可能係誤解
      ,土地並無糾紛等語(見本院上訴審卷十六第245、246頁
      筆錄),所述與警訊所供不一。另據卷附之劉河潤捐地契
      約書(見警訊卷二第15頁以下),除有其本人簽名蓋章外
      ,復有其家屬親人見證簽名,再參以其女葉惠玉於原審證
      稱:「(問)劉河潤土地為何要永久給宋使用?(答)他
      自己感應到,我覺得宋給我受益良多,我感念宋,我父母
      自己要捐」、「捐地時在場有我、我父母、妹、妹婿、洪
      瀛霖、陳三進、陳江麗花作見證人」(見原審卷三第8頁
      筆錄),於本院審理中證稱,我爸爸告訴我,有次他工作
      到該吃飯了,就有個聲音告訴他該吃飯了,他聽到無聲之
      聲。我們研究後,我爸爸覺得此境界很好,他就捐土地,
      到目前我們都有感應到,且受益良多(本院更審卷四94年
      11月1日審判筆錄第9頁)。足見劉河潤係出於自由意識捐
      地,尚難認被告宋七力或鄭振冬有對其施用詐術,及其因
      受詐而捐地。是劉河潤於警訊指述受騙而捐地,要與事實
      不符,不足據以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迮{營箴於本院前審證稱:伊妻在參加宋七力之前,已有參
      加一貫道,當時她就已經有一點迷糊了,在省立桃園療養
      院治療,醫生說她神經沒有壞,是因為迷信,叫她不要去
      信鬼神,伊不知她拿多少錢供養宋七力(見本院上訴審卷
      十六第251頁筆錄);參以程營箴之妻程林金鳳於原審證
      稱:前2年左右參加顯相協會,自己去參加,交入會費、
      年費,買了1本書1千元,未買錄影帶... 見宋七力不要送
      1千萬元等語(見原審卷四第52頁背面、第53頁筆錄),
      顯見程林金鳳尚能正常陳述,縱然程林金鳳有精神異常,
      惟是否與因加入顯相協會有因果關係,尚乏證據足資證明
      ,又證人周良遠雖於警訊中證稱:伊友程營箴之妻於84年
      加入宋七力顯相協會後不久發瘋並住進療養院云云,然據
      其另稱:伊是據程營箴親口告知始撰寫檢舉函之情。顯見
      周良遠警訊所述係屬傳聞所得,自不足採。是程營箴與周
      良遠於警訊指述程林金鳳係因加入顯相協會致精神異常云
      云,尚難採信。
    牮票w洋固於警訊指稱:曾向廖清信購買「宋七力思想初級
      篇」10本2萬元,另又買「宋七力分身萬人見證篇」1本2
      千元,「宇宙光明體」1本2千元,「宋七力天人合一境界
      實證篇」1本2萬元,另接受宋七力放光加持及開天眼花費
      68萬元,前後共4、50次,一直都無任何效果云云;然其
      後經本院前審及原審多次傳訊均未到庭供法院進一步查證
      ,且卷內復查無相關帳冊記載或有其提出之證據可資證明
      其指述情節為真實,且依其所指,亦難認係被告宋七力、
      鄭振冬有對其施用詐術。是蔡德洋於警訊所為之片面指述
      ,亦不足採為不利被告之證據。
    庤壑嚃嬼鰫鬎粥T指稱:其女黃嫦娥於81年車禍過逝,遺留
      養心文化公司之資料,其女及妻受鄭振冬詐騙3840多萬元
      ,其媳婦亦被騙70萬元云云,惟其另稱:其女剛開始拿出
      6百萬元買書,伊向合作金庫貸得6百萬元經由其妻交給鄭
      振冬,除上揭二次外,其妻亦遭鄭振冬詐騙達2400萬元云
      云(見偵字第27136號卷第305頁),其前後所供被騙金額
      不一,且對究係受如何之詐騙,亦無積極證據可佐,而卷
      內復查無相關帳冊記載或證據可資證明所供為真實,故黃
      木麟於警訊所供尚不足採。
    苀\淑娟固稱:伊有參加協會,曾買「光經」、「宇宙光明
      體」、「宋七力思想初級篇」等書,在書中看到只要家中
      一人參予協會,其家人均可燒得舍利,提升得渡,為讓伊
      母提升得渡,才將伊母骨灰送至協會撿拾舍利.. 共領取2
      盒舍利共11173顆,花費1千多元,協會人員叫我們簽同意
      書,我看別人都有簽,所以也跟著簽,有被騙的感覺云云
      ;據其所陳,為讓其母提升得渡,才將伊母骨灰送至協會
      撿拾舍利,亦確有撿得舍利11173顆,顯符合其預期之目
      的,難認有詐欺。又其係先加入協會,再買「光經」等書
      ,在書中看到只要家中一人參予協會家人即可燒得舍利後
      ,始將其母骨灰送至協會撿拾舍利,並非為了使其母提升
      得渡撿拾舍利,再加入協會,購買專書,始將其母骨灰送
      至協會撿拾舍利,兩者前後因果關係不同,是尚難僅憑許
      淑娟上開陳述,即認被告有施詐之情。
  Дi乃仁雖於本院陳稱:宋七力巧妙利用催眠術來騙人,把鴻
    禧山莊騙去,伊知是催眠術,只是魔術,照片有些是真的,
    有些是假的云云,然核與其於警訊、偵查中、原審供稱:曾
    親見定身法、空中顯相,確實被宋七力定住了,照片、顯相
    是真的,有供養鴻禧山莊土地及別墅給宋七力云云,前後有
    別,其對被告宋七力之態度,前後不一。查其原係顯相協會
    之首任會長,由極度信仰,轉變極度對立,其對何以前後有
    不同之看法,於本院證稱「因為我問他(指宋七力)的親戚
    朋友,說他從小就在說謊,我自己也感受到,後來看他很多
    行為,他都沒有正眼看我,我認為他是騙子」(本院卷四第
    37頁)。已見其所謂被騙,顯然係受其對宋七力信仰之認知
    所左右。信則盡全力供養,不信則全盤否認,不無偏頗,已
    難以其對被告之主觀認知之偏頗,而認被告有詐欺取財之行
    為;且張乃仁於本院同時證稱以前確有見過宋七力分身,見
    到分身的情狀係自己一個人睡眠的場合,分身一閃即過,現
    在則沒見過,因為以前係受催眠,現在不相信他,就不受催
    眠之影響,且之前因見到一張顯相照片(見本院更審卷四第
    237頁),才相信宋七力等語。惟又稱該照片係在竹東羅正
    弘所交付,並請求鑑定該照片之真假。查其既稱該張宋七力
    分身顯相於其頭頂之照片,是其找羅正弘照的,羅正弘在竹
    東給他的,當天還有誰在場,伊不記得,是羅正弘拿相機照
    出來,說這照片是千真萬確等情(本院更審卷四第37、38頁
    ),則縱令該照片有偽,張乃仁乃是受騙於羅正弘,並無任
    何證據顯示被告宋七力及鄭振冬當時也在場或與羅正弘串謀
    變造該紙照片,是縱張乃仁確因而誤會,亦難以此而認被告
    有詐欺犯行,而照片之真偽,自亦無再予鑑定之必要;而洪
    瀛霖於本院證稱張乃仁因見此一照片,而急著找宋七力,並
    提供土地等情,自亦不足據以為被告宋七力有詐欺取財之論
    據。核張乃仁所指證各情,其所謂見宋七力分身係在獨處之
    場合,其所稱之照片係羅正弘在竹東所給予,又其另稱所受
    定身術,並非與被告宋七力配合表演造假,而均認係被告宋
    七力催眠術所為。然凡此,均難認被告有對其施用如何之詐
    術,使其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另查張乃仁指濱江街土地
    供作顯相協會會館使用,係被告宋七力詐欺所致,雖辯護人
    稱張乃仁以前於顯相協會記者會自稱被告宋七力拒絕7次,
    而張乃仁於本院則稱被告宋七力僅拒絕1次,並稱被告心裡
    高興假裝不答應云云。查無論係拒絕1次或7次,亦足見係出
    於張乃仁之堅持,更難認被告有施用何種詐術而使張乃仁交
    付土地。另據林振龍於本院前審證稱張乃仁有請伊代為週轉
    855萬元應急,嗣又提1份建議書,欲借4億元,並表示如借
    不到,將對宋七力及顯相協會不利,惟經協會拒絕,之後張
    乃仁供述即對宋七力不利等語(見本院上訴審卷十六第262
    至267頁)。於本院審理中亦為相同之證述(見本院更審卷
    四第25、26頁),上情亦據證人洪瀛霖於本院審理中證述甚
    詳(同上卷第22、23頁),此外並有張乃仁收受855萬元借
    款之收據、感謝書影本在卷可稽,張乃仁亦不否認上開文書
    之真正。是張乃仁於本案上訴於本院後,於87年8月3日訊問
    時即翻異前供,而指稱被告宋七力詐欺云云,其可信性亦不
    無可疑。綜上所述,尚難以張乃仁前後不一,且有瑕疵之指
    述,而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且縱據其自稱係受被告之催眠
    而對宋七力供養土地及別墅屬實,亦顯非因宋七力對其施用
    詐術使其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亦核與詐欺罪之要件不合。
  えd被告宋七力不否認先後收受巨額之供養金。此亦據林碧惠
    於警訊中、原審及本院均陳稱供養3次,分別為2,500萬元、
    500萬元及1,000萬元,於原審證稱供養之原因為「我很喜悅
    ,很感恩,他讓我看到宇宙太空太好,所以我供養」(原審
    卷六第15頁背面),於本院審理中證稱曾看到宋七力的分身
    ,我看到分身,他又點燃我生命的真理,我每天過得很快樂
    、很喜悅,知道生命的道理,供養時宋七力不收,我就跪著
    求他收,如果他不收,我就不起來,到目前亦可看到宋七力
    的分身,供養與宋七力的照片無關等語(本院94年11月10日
    審判筆錄第3至7頁)。另查證人簡煙煌於原審亦證稱供養宋
    七力300萬元,係因其妻重病腦溢血第三期,要供養宋七力
    ,宋不收,後來其妻看到分身自己本體顯化,還有帶其出遊
    到宇宙,其妻高興好幾天,要其供養本尊,才供養300萬元
    (原審卷六第14頁)。又證人馬玉龍於原審亦稱供養160萬
    元,因其原偏激,見到宋以後,生活圓融,感恩才供養(同
    上卷第15頁背面)。另查被告鄭振冬及原審共同被告洪瀛霖
    、游芳枝等人及證人謝天秀、黃玉樹及向心梅均信誓旦旦堅
    稱見到宋七力分身無數次,證人謝天秀、向心梅並稱渠等供
    養宋七力均係出自真心,並非因見分身照片始供養等情(見
    本院上訴審卷十六第247至250頁、256頁261頁)。據此,顯
    然林碧惠等人係基於對被告宋七力之信仰,而給付供養金,
    亦無證據證明被告有對林碧惠等人施以詐術,並使陷於錯誤
    而交付財物,自難以林碧惠等人之供養而認被告有詐欺之行
    為。
  聽t查被告鄭振冬於警訊中雖供稱至80年止,共詐得約1500萬
    元,自己分得100萬元,宋七力分得700萬元,其餘作為天人
    合一協會費用(85年度偵字第22668號卷第51頁背面),惟
    其於本院則辯稱上開自白不實,否認有詐得上開款項,並於
    具結作證時陳述,並未拿700萬元給宋七力等情(本院更審
    卷四第33、34、37頁),被告宋七力亦否認有分得所稱之
    700萬元。查被告鄭振冬上開自白詐欺,究係向何人如何詐
    取,均無具體資料可供證明,自不能以此空泛之自白,而為
    其有罪之認定。
  議祝娟所出版之「光經」,游芳枝所出版之「宇宙光明體」
    等書,依其所用紙張品質、尺寸及頁數等相較於市面上同等
    書刊,其定價與市價相當。如「宇宙光明體」一書,由游芳
    枝出資印製,印刷費用為2,765,000多元,印刷5,000本,每
    本印製費用約553元,此有證人簡永福即負責該書印刷之沈
    氏藝術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於警訊中證述甚詳(詳85
    年度偵字第22668號卷三第157頁至160頁),並有游芳枝所
    簽發,發票日分別為84年6月30日、84年8月1日、84年8月19
    日日,金額合計為2,765,125元之支票3紙在卷可稽(附於前
    揭偵查卷第134頁至第136頁)。是不包括編輯、美工、影印
    、攝影及發行之費用等支出,該書定價2,000元為印刷費之3
    倍多,與出版業慣例而言,並無偏高之情,此並據證人即臺
    北市出版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曾繁潛於原審結證屬實(見原
    審卷四第152頁筆錄)。而陳美娟所出版之「光經」之定價
    為5,000元,依其書本規格為25x35公分,共538頁,為雪銅
    板紙精裝本,參酌紙質相當之印刷品,規格及頁數則少之印
    刷品,其定價並無偏高情況,亦有陳美娟所提出紙質等相當
    之書本附卷可稽。而依扣案之帳冊觀之,陳美娟、游芳枝除
    取回與其出資相當之費用外,即二人從賣書所得亦與所出資
    相當並無得到額外之財產利益。詳扣案之85年9月1日,七力
    公司宇宙光明體進銷存暨付款明細記載:總銷貨量1,317本
    ,收入金額2,634,000元,加上贈書344本,庫存3,371本支
    付謝太太即游芳枝3,534,000元,並核與顯相協會會計即楊
    振志於警訊、偵查及審理中就顯相協會之收支情況供述情節
    相符。陳美娟出版「光經」計先墊付615萬元,而事後則從
    賣書所得取回620萬元,此有委託發行出版合約書、合約書
    及扣案顯相協會帳冊可稽(見85年度偵字第23611號偵查卷
    第8頁、9頁),並據證人即顯相協會會員黎月珠、高穎璠於
    原審結證屬實(見原審卷十一第44頁以下審判筆錄)。另參
    諸顯相協會會員,在臺灣人數約3至5千人,而多數為家庭會
    員,而前述「宇宙光明體」、「光經」二書,除在顯相協會
    賣書外,並未在市場上之其他販書地點出售,其等所預估銷
    售數量為2,000本,應屬合理可採。故游芳枝、陳美娟雖有
    出版前揭2書出售之事實,但依其印刷數量、預計銷售數量
    、印刷費用、定價及實際銷售數量等,所稱係發願印書,並
    無圖利意圖等語應為可信。又陳美娟亦曾出售其所有之不動
    產,得款用以支付前述印刷「光經」之代墊費用及供養被告
    宋七力1千餘萬元之現金,並曾供養賓士汽車1部(車號AK-5
    677號,排氣量為6,000C.C..價值約609萬元),此業據被
    告宋七力自始供述甚明,並有不動產賣賣契約書、訂購合約
    書及該汽車扣案可證,故如其有意合謀詐欺取財當不致有此
    不符常情之舉。綜上,難認被告宋七力有利用陳美娟、游芳
    枝有藉出版專書詐取財物。
  臘邞k第13條規定:「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係指人民有
    信仰與不信仰任何宗教之自由,以及參與或不參與宗教活動
    之自由(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90號解釋)。被告宋七力及鄭
    振冬等人為了宣揚宋七力天人合一思想觀念,對外宣稱其有
    七種神通,簡稱「七力」,並○○○市○○○路、忠孝東路
    之「鄉下人茶藝館」、「養心茶藝館」等地,講述所謂天人
    合一學說,並開設所謂「光明班」、「執著班」,而由宋七
    力吸收張乃仁、陳美娟、洪瀛霖、廖清信、劉芳民、邱煥堂
    、李兆勳、劉膺恭、吳萬全、范新朋等人組成天人合一協會
    或成立分會,撰寫專文、出版專書,製作攝影合成照片販售
    ,另並成立顯相協會,吸收會員等,此乃為推展其等所主張
    之思想觀念採行之方法,尚符社會常情,而基於信仰或認人
    有分身,或會發光,或有舍利之存在等,客觀上無從檢驗其
    真與假,基於憲法保障宗教之信仰自由,司法對於人民真誠
    信仰之教義或內容,不容加以干預,或檢驗其真偽,自難認
    被告宋七力、鄭振冬本於宗教活動所為,係在共同施行詐術
    騙取財物。至該照片、專書之售價,是否與實質價值相當,
    亦應考量購買者主觀信仰因素及對物品價值之評價,信者認
    為價值不凡,不信者或認為一文不值,是不能單以購買者於
    購買時對該物之主觀價值判斷,認其係受詐欺而交付財物。
  礎雂蓿D意旨所指被告二人於77年間在新竹縣一帶利用宗教迷
    信行騙,且均以此為常業,詐使當地人盲目出錢供奉云云。
    經核閱全卷,並無任何人出面指證被告二人於77年間在新竹
    縣行騙,及受騙而交付財物等情,故此部分,亦無任何證據
    足認被告二人犯有詐欺罪。又公訴意旨指被告宋七力詐欺所
    得均供其至舞廳、酒店等聲色場所,並購買名車、出國玩樂
    、購買鑽戒、名錶贈送國外女友部分,核除被告宋七力於警
    訊中之自白外,並無其他證據可佐,且此部分縱屬實情,亦
    不足據以推定被告有詐欺罪行。附此敘明。
六、按信仰宗教為憲法明文保護之自由權,本件被告宋七力是否
    有神通、能否分身顯相、發光等超自然現象,無從檢驗,司
    法機關亦無從強求任何人為證明,此屬宗教信仰之領域,非
    本院所審究之內容。但如假造神蹟,以愚弄人民,而詐欺取
    財,則屬刑法詐欺罪之範疇,即應課以刑責。然究有無詐欺
    取財之行為,則須依證據認定之。查本件羅正弘所拍攝所謂
    「分身」、「顯相」之照片,固有係出於合成者,然尚無積
    極證據足認信徒之供養宋七力與合成照片有因果關係,而本
    件有關被害人之指訴亦均不足以確切證明其等係受被告宋七
    力或鄭振冬施用詐術,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至於卷內其他
    給付供養金或交付會費之信徒,則係基於其等對被告宋七力
    之信仰而為之,亦難認係被告宋七力或鄭振冬有施以詐術,
    而使其等支付供養金或繳交會費,此外亦無其他證據足以佐
    證被告宋七力於警訊中自白稱知照片係合成的,並以此而詐
    欺信徒及鄭振冬於警訊中曾供稱詐取1500萬元云云等不利之
    自白與事實相符,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被告或共犯
    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
    證據,以察是否與事實相符」之規定,則亦不能僅以其等上
    開於警訊所供,即為其等有詐欺犯行之認定。綜上所述,本
    件尚無從證明被告宋七力、鄭振冬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
    參之前揭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所示,認定犯罪
    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
    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而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時,即無從為有
    罪之判決之意旨,本件依審理所得之證據,其證明尚不足以
    達到足以認定被告有詐欺或常業詐欺犯罪之確信,自應對被
    告為無罪之諭知。
七、原審對被告宋七力、鄭振冬部分未深入勾稽,即對之論罪科
    刑,尚有未合,其等上訴意旨,否認犯罪,指摘原判決不當
    ,為有理由,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被告宋七力、鄭振冬
    部分撤銷改判,依法為無罪之諭知。
八、至於被告宋七力等人宣揚宗教之手段,及獲取財物之方法,
    有無不當或違反社會一般價值觀,係屬道德層面之範疇,應
    否受非難或主管機關要否依法或立法加以管理,值得省思,
    惟係另一問題,並非法院所得審究之範圍,附此敘明。
九、公訴人移送併案審理部分:
  抳O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4年度偵字第9691號(94年度他字
    第2289號)以被告宋七力、鄭振冬二人於85年間以應招表演
    方式偽稱宋七力有神功,只要提供供養金,即可全家獲得福
    祉消除災難為由,共同向徐秋花詐取400萬元,認與起訴事
    實有裁判上一罪之關係。
  侄O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2年度偵字第3770號(87年度偵字
    第22651號):以告訴人張乃仁具狀指訴被告宋七力涉有下
    列犯罪事實:
    ○○○市○○街99號房屋(張乃仁所有)為宋七力顯相協會
      紀念館,83年1月間交由陳江麗花承攬整建裝修工程,另
      於83年11月間亦將作為宋七力行館之用之○○縣○○鎮○
      ○街5巷1號房屋一併交由陳江麗花承攬裝璜工程,自83年
      4月2日至84年4月止,陳江麗花所稱工程款總計16,943,73
      0元,由張乃仁以支票給付陳江麗花,並由陳江麗花背書
      提示兌領。然由宋七力顯相協會所製作之帳冊總表中,自
      83年4月2日至84年4月10日,記載13項收入帳金額共計16,
      943,730元,即與張乃仁交給陳江麗花工程款數目相同,
      又其中11項係記載為張先生支票,而該等收入項目金額復
      與張乃仁交給陳江麗花工程款支票金額相符,故該等張先
      生支票顯為張乃仁交給陳江麗花之工程款。又該帳冊支出
      欄實際記載支付工程款為電燈、光車、貨櫃車等3項,其
      餘皆記載宋七力生日供養、供養宋七力,即250萬非支付
      工程款,而由宋七力侵吞入己,涉犯刑法第335條第1項侵
      占罪。
    甡佴謕x起訴被告張乃仁涉犯詐欺案件,於起訴書中指訴宋
      七力、張乃仁等人於顯相協會中向信徒騙稱:「如蒙宋七
      力本尊放光,死後即能燒出舍利,故凡誠心禮拜宋七力者
      ,其親朋好友不論信與不信,都能分化舍利」云云,檢察
      官所指張乃仁致詞係引宋七力顯相協會82年1月7日第一屆
      第三次會員大會記錄,然張乃仁於會長致詞中未說:「本
      尊曾親口允諾,凡誠心禮拜的同道們,其親朋好友不論信
      與不信,都能抖到舍利,而成分化舍利」等內容(該情可
      由當日大會之錄影帶證明),而該會議記錄卻記載張乃仁
      有前開致詞,按該會議記錄記錄人為邱煥堂,係受宋七力
      指示而做不實記載,造成張乃仁遭檢察官起訴,故上開會
      議記錄有關張乃仁致詞「本尊曾親口允諾,凡誠心禮拜的
      同道們,其親朋好友不論信與不信,都能抖到舍利,而成
      分化舍利」等語為宋七力、邱煥堂共同偽造之文書,其二
      人涉共犯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之罪。
    悝漱C力顯相協會82年3月20日理監事會議記錄提案11記載
      「張乃仁會長應予辭職,另選賢德擔任,公決(附范新朋
      、吳萬全先生合簽備忘錄及吳萬全先生所擬辭職書影印1
      份永久由協會保存)」,該會議記錄為邱煥堂奉宋七力指
      示偽填,宋七力、邱煥堂涉共犯刑法第215條之業務登載
      不實罪。公訴人認被告宋七力所為與起訴之詐欺事實有牽
      連犯關係。
  坌d被告二人既為無罪之諭知,則上開移送併辦部分與之自無
    連續犯、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無從併案審理,應退由
    檢察官處理,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
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蔡薰慧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1  月  29  日
         刑事第十五庭審判長法 官  蔡永昌
                   法 官  陳榮和
                   法 官  蔡國在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檢察官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
狀,其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
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書記官  耿鳳君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1  月  29  日